我和黑羊、Esme想說既然沒果可採不如出城去吧! 印尼阿姨說可以打電話跟工頭說,請工頭幫我們叫車,一台車來回就要$50澳幣,那也太貴了吧!後來阿姨說前面西瓜田好像有公車站牌哩! 一聽到公車我們超開心的,馬上換裝出發,抱著期待的心情走了半小時終於看到公車站牌,仔細一看…..X的,只有停school bus而已啦 =O=。但有公車的地方就會接到大馬路了吧,我們繼續往前走了半小時還是沒看到站牌和大馬路,後來我們決定攔車,有對澳洲夫妻開車經過順路載我們到了大馬路口,下車後好心先生還塞些巧克力給我們吃,人超級nice的啦!真感動,可是還是沒看到任何公車呀,最後還是搭便車吧! 大馬路上車還不少,但車速也快,攔了幾台都沒車停下來,最後又是一位來自墨西哥的好心先生直接載我們到車站,他還說他要去伯斯機場接他美國來的弟弟,下週他兒子要結婚……等等之類的,人真的好好喔!!>O<  我們上了火車來到伯斯city,看到這麼多人,這麼熱鬧的街頭整個就是開心,好像鄉巴佬進城一樣,連空氣都是這麼美好。

 

        緊接著開始大打電話給房東詢問林佑嘉他們的下落,然後一路殺到黃貓17號站的移民局,這傢伙早上五點多就下飛機了,也沒打通電話跟我們報個平安,害我以為房東還沒去接他們哩,一見到她就先唸了他幾句。後來我和黑羊也順便貼了Working Holiday Visa的貼紙。然後我們帶著林佑嘉和綠茶去找昌哥,結果又發生了一件令人抓狂的事情。

 

        我們四人上了黃貓公車,在我們身後有個年輕的澳洲白人女生一上車就怒氣沖沖指著林佑嘉破口大罵,我們四個人一臉茫然,想說她這麼兇幹麻呀!那女生坐定位後還一直大聲咆嘯像神經病一樣,一直fucking什麼什麼的,整個公車的人都在看,後來我整個很火大轉頭跟她說”Can you shout up? “ 結果她還是一直大聲咆嘯,超煩的啦! 後來我忍不住大聲的回罵了一句” Fucking you”,一說完那瘋婆娘衝到我前面似乎打算要打我吧! 後來黑羊很敷衍的跟她說sorry,佑嘉和綠茶也跟她say sorry,但我才不怕她,她敢打我她就死定了,生氣耶。後來才知道原來是林佑嘉踩到她的腳,結果林佑嘉自己卻毫無感覺,這真的很誇張!!! 但也沒必要在那跟神經病一樣大罵吧! 我們英文沒有很流利沒錯,黃皮膚也不是我們的錯吧!他們卻大罵我們是英文白癡和嘲笑我們的膚色,這就是所謂的文明人嗎?! 也沒多高尚嘛! 至少我們也不會像瘋婆子一樣大罵吧。惹到我算她衰啦,我才不會乖乖被他們欺負,更何況是欺負我朋友阿!!

 

到了昌哥店後,又被昌哥請了一頓豐盛的午餐外加一杯椰果奶茶,奶茶耶~~~~在這裡喝搖搖是很幸福的事情ㄋ。我們也跟昌哥說農場的狀況跟當初說的並不一樣,昌哥也很無奈,但至少他也不勉強我們一定要撐到一個月。電話卡部分也請昌哥幫佑嘉和綠茶辦了兩張,稅號和ANZ的信也都寄到,吃完飯緊接著帶他們去ANZ開戶,後來我和黑羊才發現原來拿到ATM卡後還要開卡阿! 提款卡上有組電話號碼,要開卡就得撥到這支電話,結果講的全是英文,叫我輸入卡號也按了,那語音還是不段重複要我輸入卡號,後來轉到服務員那,他又叫我給他什麼number,又叫我給他什麼code,我有聽沒有懂,求助旁邊的銀行員她就說他也沒辦法,PIN碼到底是什麼鬼阿?!結果原來是放在另一封信裡頭,共有四碼數字,總之我都快瘋了,結果還被ANZ的銀行員笑我們英文差,真過份阿!!後來我拿卡去提款機試了一下,弄到最後卡還被機器吃掉,大冏,剛好一位有年紀的銀行員走出來,她請我先進去裡面等,講完他轉頭就走了,也不知她有沒有要幫我處理,等好久才看她拿著一條SUBWAY走進來,然後才去拿鑰匙幫我拿卡,可能是因為受不了我們英文太爛所以決定幫我們重設一組PIN碼。開個卡也這麼麻煩,神經病阿!

 

離開ANZ後我們去了稅務局辦稅號,這次就順利多了。接著帶他們去MYEARWoolworthCrazy Clark、旅遊資訊中心以及附近熱鬧商圈逛逛。晚上去Taka吃晚餐,採買完就各自搭車回家。吃晚餐時已經跟她們講過如何搭公車和回家路線,結果她們兩個路癡一樣有聽沒懂,最後請住在share houseDannie去加油站接他們。我們坐火車回到Clarkson車站,請站務員幫我們叫了台計程車,憑著記憶終於回到工作旅舍,車資跳錶ㄧ趟$30,比起$50是便宜了那麼一些些,但走路走1小時去搭便車實在太累人了,不出去又不行,很無奈阿!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eva1220 的頭像
eva1220

♥。。 當背包客遇上沙發客。。 ♥

eva1220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訪客
  • u are frank woman, Keep going.